省城街头难觅免费直饮水
  

在省城一所小学当老师的任小姐喜欢逛街,这几天没少拉着同伴逛,可顶着高温走在街上,经常会有口渴的感觉,“要是主要的商业街、广场等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,有供行人饮水的公共直饮水机该多好。渴了,只需摁一下按钮,水就出来了,自己就不用随身携带大瓶小瓶的水了。”

  的确,炎炎夏日,在公共直饮水机下免费喝到清凉的纯净水,该是一件惬意的事情。然而,记者走访发现,省城街头尚难寻这种直饮水机踪影。

  直饮水“砍”掉塑料垃圾大山

  去年上海世博会上公共直饮水机的“高调”亮相,让很多人对直饮水不再陌生。

  虽然世博会展期中的大多数日子里骄阳似火、人流如织,但园方从小水滴中提供了“清凉智慧”,遍布园区的100多个直饮水点成了游客们的消暑首选。

  在上海世博会举行的184天时间里,7300多万名游客在园区内共消耗约15万吨直饮水,人均饮水量近2升。按此计算,至少需要近3亿瓶500毫升的瓶装水。由于有了1646个直饮水龙头,游客们不必再人手一瓶水,为城市“砍”掉几座塑料垃圾大山,节省了塑料瓶生产所需石油消耗,同时也减少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。

  在公共场所安装直饮水机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,如今国内一些城市也都陆续在繁华地段或公园建立直饮水系统,人们不必买水就可以喝到安全的水。当人们走进国家体育场“鸟巢”时,会看到每层看台外围的休息回廊上都设有一排排感应式饮水终端,凑过脸去,饮用水便直接从水管中缓缓喷出,供观众饮用。

  分布在全球的迪士尼公园,虽然游乐项目各不相同,但是在这些公园都设有相同的设施,那就是直饮水系统。

  街头难觅免费直饮水

  便民措施是体现一个城市人性化的重要方面,省城有大量广场、公园、景点、绿地和休闲场所,提升了市民的生活质量,但却很少看到关乎市民生活细节的设施,比如直饮水机。市民张先生说,他去上海、深圳、厦门、宁波、佛山等城市出差或旅游时都能看到直饮水机,设置在火车站、汽车站、景区、商业街区等人流量大的地段。外地游客和本地居民经过,用手一按,就能喝到清凉的水。

  5月23日,记者在迎泽大街、柳巷、五一广场、迎宾汽车站、建南汽车站、山大校园等处仔细找了一圈,也没发现直饮水机的影子。采访中,不少市民希望能在商业街、步行街、大型广场、火车站、公园等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,安装直饮水机,让大家清凉度夏。“渴了,要是能在街上喝上干净水,那该有多方便呀。”每天在五一广场散步的退休职工宋师傅说。

  一些市民认为,如果在大街小巷有公共直饮水设施,来太原的游客也一定会感觉到这里不仅充满文化底蕴,而且富有人情味,这无疑会增强太原的吸引力。

  相关部门目前未考虑

  公共直饮水机为何没在省城推广?记者咨询了太原市城管委公用设施建设处、太原市市政管理局、太原市自来水公司、太原市政府12319城建服务热线等单位,但均未得到明确答复。“自来水公司只负责生产供应自来水,至于街头公共直饮水这种深层次的衍生服务,自来水公司没有得到政府授权或委托,目前只是少数单位和企业内部自发安装。”太原市自来水公司有关人士说,从2007年起,国家出台了《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》,新标准将监测指标提高到了106项,对于市民来说,这意味着自来水更加清澈了,基本已达到直接饮用的要求。

  采访中,一些部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繁华地段安装公共直饮水机,是件好事,但因涉及的方面比较多,诸如谁来管理以及水质的检测、设备的日常更新维修等问题,因此,目前还没听说有这方面的考虑。“从技术和资金上看,推广直饮水机并不难。”业内人士认为,这种设施多数安在繁华地段,完全可采用社会自愿“认养”的办法,并可在机身上做些企业或投资商的广告得以回报。但这属于公益性事业,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和协作。

  设置直饮水考验公德心

 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,公共直饮水机的设置是一个城市文明化程度的体现,但也有人质疑个别市民的素质,认为如果将来真要广泛安装的话,将是对市民公德心的考验。

  公共直饮水机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便利,但由于少数人的不文明行为,使它们很“受伤”。几年前,厦门市首批安放的20台公共直饮水机,在两年后全部无法使用,只好都拆掉。此后安装的约200台公共直饮水机,每台至少换过一个或更多的水龙头。由于损坏率较高,每台机子的维护费用也居高不下。一台机子第一年的安装、维护费用就要近万元,此后每年维护费用约3000元。

  西安市大雁塔广场有4台公共直饮水机,一些游人用直饮水洗手、洗脸、洗毛巾……有的甚至用手直接触摸出水口。同样,重庆市2009年12月底,投资近30万元,在6个公园内安装了13台直饮水机,但这些便民设施大多面临尴尬,要么沦为洗手台,要么被破坏成为摆设。

  作为云南省惟一一个在街头安装直饮水机的城市,开远市安装的20台直饮水机,不到一年,更换了大约20个水龙头。一个水龙头一年的维护费在1.2万元到1.5万元之间,费用包括水费、日常维护、工人的工资等。

  直饮水机受损的情况主要有两种,除了人为蓄意破坏,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野蛮使用,造成机器超负荷运转,最终导致无法使用:有人用它来洗手、洗脸、洗脚,有的人拎着桶前来装水,甚至还有人蹬着载有水容器的三轮车来取水,这使得直饮水机的滤芯使用寿命迅速缩短,维护成本急剧提高。

  记者在迎泽公园也同样看到,尽管在公共直饮水机旁,有明显的警示标志,提醒人们不要用来洗手、洗脸,但不少经过这里的人走上前去洗手,甚至有人到这里洗水果。

  中北大学大四学生小段认为,虽然直饮水在一些城市都有设置,然而就真正的使用情况来看,很多人用这水洗手,更有甚者为了省家里水费带来大桶小罐来接水,还有一些人肆意破坏装置,不仅浪费了宝贵的饮用水,而且有损城市形象。“如果不讲文明,装这种设施就起不到应有作用,就没啥意义。”

  记者感言

  安装公共直饮水机是一道精神文明和城市建设的考题,别的城市的前车之鉴让我们意识到,只有勇于挑战更高的“难度”,城市的文明才能更上层楼。

  安装公共直饮水机也是一道环保考题。直饮水机倡导的是一种低碳生活的方式,多用直饮水,少用饮料瓶。只要你善待直饮水机,它就将给你源源不断的清水。如果你用了这次不考虑下回,机器是会报复的,今天你欺负了它,明天它就用 “罢工”来惩罚你。